当前位置: 首页 > 迷情水 > 2016乐堡苍蝇馆子50强 成都十大金苍蝇数数看你吃过几

2016乐堡苍蝇馆子50强 成都十大金苍蝇数数看你吃过几


/ 2017-07-31

  先有成都,再有苍蝇馆子,最后才有“金苍蝇”。那些一开数年甚至几十年,人气长盛不衰、老板过场很多的苍蝇馆子,才能够晋级成为“金苍蝇”。估计这意思,一是金字招牌,二是老板挖到了金矿。

  以下将要讲到的这些“金苍蝇”,全部入选过“成都苍蝇馆子50强”,有的甚至是因50强一炮而红。老板些,肾上腺素狂飙了哇?悄悄告诉你,#乐堡苍蝇馆子50强#粉丝推荐正在火热进行中,如果你推荐的馆子成功入选50强,还有4件乐堡啤酒励哦。

  45岁的李杰和40岁的红两夫妻经营着北书院街的三哥田螺,某年某月,我和他们从11点聊到凌晨两点过。在北书院街促狭的街边,一个传奇苍蝇馆子的故事就着鱼香虾仁、火爆黄喉、一碗烩面和一瓶啤酒徐徐展开。故事发生在一个昼伏夜出的江湖,涉及黑白红三道,主角有高富帅也有屌丝。

  其实,自1988年红的三哥福(“三哥田螺”得名于此)从单位辞职、靠卖炒田螺和炒贝壳谋生起,三哥田螺经过20多年的起起伏伏,早已成了名声在外的金苍蝇馆子,还想保持初始那样低调是不可能的。即使它从来不做广告,网友也会争先恐后地帮忙宣传。即使它身处背街,开着法拉利保时捷前来的食客也会将它深深。

  三哥田螺一开始就做的是冷啖杯的生意,专门伺候夜猫子。九几年的时候,成都逐渐兴起晚上不睡觉的风气,半夜三更,男男一个二个起来嗨,围在边吃田螺,喝啤酒,满足口腹之欲的同时解决心中块垒。三哥田螺看准这类人,把营业时间调整成下午5点到第二天早上4点,时移势迁,从未改变。

  晚上的社会和白天的社会不大一样,夜生活还处于初级阶段那阵,晚上出门晃的基本上都不是什么老实人。李杰回忆当年在平安桥的时候,一条街上两头黢黑,只有三哥田螺一家店在中间开起,就像武侠小说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酒馆,三教九流走过过,店老板小心谨慎,谁都不敢得罪。

  有一次,半夜两点过,仅有的两桌客人不知怎么回事起了冲突,他上前,反而激起了一方更大的怒气。者摸出刀,不但不给钱,还摆明要抢钱。没有办法,只得答应对方的无理要求给了600。

  另外一次,一帮头天晚上来过的客人称吃了贝壳肉回去拉肚子,一脸凶相,索要赔偿,如果不赔就砸店铺,最后花了2000元息事宁人。

  还有一次,突然下雨,坐在露天坝子的一桌客人被淋了,怪伞没有打好,毛了,说着说着动起了手,冲突中一脚踢在三哥福的身上,导致后者去了医院。

  搬到北书院街以后,的事比以前要少些了,随着晚上出来耍的人越来越多,各操哥有所。不过,这种事多多少少仍然有,李杰说,基本上每年都要打一两次架。

  三哥田螺做到现在这么红,每年都有七八个老板想来投资,但都被他了。李杰想的是,别人来投资,要人家赚钱,受制约,没现在这么自在,三哥田螺是自家做起来的品牌,给下一代留着,也算是传家宝。

  作为传家宝的三哥田螺,大多数菜品,都出自李杰自己的琢磨。李杰和红的三哥福一样,是因为所在单位效益不好想另谋出,才开始接触餐饮。他说如果有其他的挣钱办法,也不会这条。他最初跟着福学了一阵,又在他大姐开的大排档里取了一些经,然后买了很多教川菜的书自学,从此一发不可。

  李杰很擅于倾听食客的想法。三哥田螺最早只卖田螺和贝壳,慢慢发展到现在几十个菜品,很多都源于食客的需求。客人说,每天都吃田螺没新意,于是有了卤菜和兔头。客人说,用签签挑田螺太费事,吃虾子剥壳壳太麻烦,于是有了炒螺肉和炒虾仁;客人说,想吃一点酸甜味的,于是有了糖醋虾仁;客人说,太辣了,于是有了鸡汤白菜。

  在小龙虾没有火起来之前,苍蝇馆子的下把一份菜卖到100元以上,也是三哥田螺的独一无二之处。三哥田螺的菜单贴在墙上,价格一目了然,100元以上的菜有:大份鲜炒虾仁100元、大份炒基围虾仁128元、大份鲜椒牛蛙120元、大份干煸牛蛙128元、大份鲜椒耗儿鱼120元、大份香辣鸡肾128元。

  为什么价格定得高,李杰有三个解释。一说人工费贵;二说材料好,比如用的大红袍花椒和贵州海椒都是很好的;三说消费者的层次提高了,消费得起。

  其实这最后一个原因才是关键。正如李杰观察到的,三哥田螺走红初期,价格还不是那么贵,什么样的客人都有,有只点10多块钱的菜坐通宵的,也有点菜结账几百元很爽快的,而价格提高之后,就把前面这一部分客人挡在了外面。

  为了让客人感到物有所值,凡是遇到有消费能力的客人和老客人,红都会递上一根玉溪以表感谢。给客人散烟的这个习惯持续了很多年,最早散的是娇子,但有些客人嫌烟撇了,接过烟后摆在桌上不抽,后来就改成了玉溪。

  喜欢雨田饭店的人有两种。一种是情怀派,1985年创立的雨田饭店,自今已有31年的历史了,好多老主顾都是吃着他家的饭长大,这里售卖的就是传说中的那种“小时候的味道”,一道道老菜,味道并不见得特别好,吃的都是情怀。

  还有一种是猎奇派,一个小小的边摊竟然拥有“饭店”这样大的名头,还扣着成都最资深苍蝇馆子的头衔,靠的究竟是什么?大概是吃过招牌红烧肉、肝腰合炒、小菜拼盘、荷叶粉蒸肉,最后上一份用红花藕熬出的清甜藕汤,最后忍不住用四川方言感叹的那一句:满盏!(舒服!过瘾!)最近,雨田饭店从华兴东街旧址搬到了靠近红星口的,店面更大,也少了之前的卫生问题,据务也比以前好了。

  同样冠以饭店的名头,明婷饭店要资格得多,即便是从前的老店,用的也是不锈钢的整体灶台,敞亮整洁,厨师们也都穿得像大饭店里的正规军。虽然桌椅就靠在简陋的棚屋边,分不清哪儿是过道,哪儿是饭堂,可小妹却拿出了一本精致正规的菜谱让你点菜。在那儿吃饭,菜先不说,印象最深的是墙上的“本店没有”。

  2013年搬到新店后,明婷居然有了包间,更是有了饭店的感觉。当然,客人们喜欢的菜没有变:脑花豆腐仍然是麻辣鲜爽,一样嫩滑,一样油大。荷香酱肉还是论斤称,肉肥而不腻,酱香浓郁。要说其他变化嘛,最大的应该是菜价,从十几块一份荤菜涨到现在的三十几元一份。

  这是一家无招牌、无门牌的苍蝇馆子,地方不太好找,却日日爆满。店面本身不大,食客们大多坐在店外。一堵半人高的围墙,几张桌子板凳,三把大伞,就构成了就餐。来这儿的几乎都是老食客,老板要是忙不过来,自己去端菜好了。总的来说,上菜很火速,不需要你拿大把时间来等。

  蒸菜、凉拌白肉和樱桃肉是逢人必点的菜。蒸菜在成都绝对超一流,传说中的蒸菜有牛肉、肥肠和排骨,好吃耐看。这家店碟虽小,但分量不少,价钱还实惠得惊人。不过要吃得趁早,过了中午1点就没啥子菜了。

  秦川号始于1912年,到现在已是第五代掌门人了。祖传的羊肉汤是典型的老成都做法,跟简阳羊肉汤最大区别就是不炒,不放姜和胡椒,直接用大锅熬出羊肉的鲜味。由于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传统技艺,也成功申请了非物质文化遗产,成为了成都羊肉汤行业的一个。

  秦川号只在秋冬运营5个月,每天限量限时供应,纯手工制作才对得起这历经百年的金字招牌。秦老板说,老成都的传统羊肉汤是不用蘸水的,口感更自然,汤也更为鲜美清爽。

  牛王庙这个地址对于成都人来说是有味道的,那种味道是由麻辣红油打底,香脆的花生点缀其中,香菇丁、鸡肉丁、海味肉丁众星捧月地伴在面周围,呈现出的又麻又辣又甜,还带点酸味,最后只能说你这个味道有点怪呢。上世纪90年代牛王庙怪味面一条街盛极一时,后来改建,那些怪味面摊就东搬西拆,不知道遗落到何处了。

  吴记怪味面算是最后的遗存,虽然风光不及当年,但这家号称从不开分店的老馆子仍然延续当年的味道。面馆早间开门到晚间闭门谢客,堂子内此起彼伏“幺牛幺怪、幺脆幺怪”的吆喝声。这个暗语,只有资深吃客才懂得起:幺牛幺怪,一两多味牛肉面,一两怪味面;幺脆幺怪,一两脆臊面,一两怪味面。

  从4、5个人的小摊摊儿,发展到现在40多号员工,康二姐串串却一直原地不动,就呆在中道街北口的转角处,嵌在一栋老楼里。发家史就像成都大多数苍蝇馆子那样,先以自家的房子为基础,又租下了邻居的几间房,再借来了楼后小院坝,才把越来越多慕名而来的客人安置下。

  “你跨进门,走一圈,都没人理你的时候,你就不要指望能找到服务员招呼你了。只管自己去冰柜拿菜,要拿足够的菜,因为卖完就没了。”这是网上流传的介绍康二姐串串的文章,最火那几年的确如此。也就是被“好好吃饭”前东家“快1周”报道,及被评为2011年“苍蝇馆子50强”那几年,晚上7点过去几乎就没菜了。

  但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火了。生意当然还是好,屋里屋外坐得满当当,上午11点半正式营业,一般11点就有人来等起了。话说康二姐的串串是卤过的,所以特别入味儿,麻味尤其突出,深受偏爱这一味型的好吃嘴欢迎。目前而言,除了很受欢迎的兔头、鸭舌紧俏一点,其他菜都是备足了的,千万不要相信那些过期攻略,坐下慢慢点,不要去抢菜。

  和“三哥田螺”一样,康二姐也要放寒假,每年冬至之后3个月闭门不再营业,休到3月1日才开门。是康二姐们去马尔代夫晒太阳去了,其实是冷锅串串不适合冬天吃,跟现在的小龙虾店过了季节要关门一样。而且人家一年四季就这几个月才能休息一下喘口气,开苍蝇馆子,挣的终归是辛苦钱。

  冒椒火辣算得上奎星楼的“街霸”,中午12点营业,超过12点半到,等位起码一个多小时;下午5点营业,4点钟就开始排队,若线点才到,等位两三个小时是常有的事。等位的人都要竖起耳朵,听冒椒火辣对门树上挂的小喇叭,一不留神就错过了。生意这么火爆,老板猴哥居然还要早上六点起床,去医药公司上班,中午或下午过来盯店。

  原来到冒椒火辣排队吃串串的以本地人为主,2014年,明堂在奎星楼街搞了创意市集之后,不少外地游客被吸引过来。店里的主打菜品图也配上了中、英、韩三国语言,不过韩语纯粹是为了营造气氛乱写的,连到店里来吃串串的韩国人都不认识。冒椒火辣卖的是串串,真正惊艳的是爆浆兔腰、火锅粉、小土豆这些,你记得要一次喊够,不然吃完再喊,就没有然后啦。

  不得不说,成都钢管厂宿舍里头的结子串串香,雄霸苍蝇馆子榜单那么多年,传统苍蝇馆子脏乱差的特色,还真是一点都没改。便宜的塑料凳在满地的卫生纸中见缝插针地放着,桌面和地面一样油腻腻的,卫生状况真的不敢恭维,讲究的人请自行绕道。

  但人家就是凭味道活得上好,店里特色的小珺肝是一绝,所以很多人直接喊它“小珺干”。小珺肝不是切成的片片,而是整成了坨坨,事先码味码得很足。下锅涮几下,再搁到油碟里随便搅几下,入口又辣又烫,在嘴里来回跳动,轻轻一咬,爽滑还有嚼劲,安逸惨了。

  一提自贡好吃客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?是永远也排不到头的队伍,还是让人冒汗跳脚的鲜辣?无论怎么样,这家科华上的常青树还是依然备受食客的爱戴,如今分店也开了好几家。能够长盛不衰,自贡好吃客靠的就是吃一口就忘不掉的跳水美蛙,这道菜借用了水煮牛肉炒底料的方法,将泡椒、野山椒和小米辣打碎后,现炒出鲜辣刺激的味道,再下美蛙煮熟,然后以火锅盆盛装出堂。

  自贡好吃客属于严重两极分化型,爱它的人爱得辣哭了都要吃,吃不得辣椒的人,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动去吃它的心,实在是太辣了啊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